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蘇安暖方耀免費全文無廣告-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在線閱讀

蘇安暖方耀免費全文無廣告-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在線閱讀

2020-06-06 16:14:31   編輯:友凡
  • 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 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

    他把她抵至墻角,捏握著她的小下巴。“放手……”她忍不住嘶吼出聲“蘇安暖……”望著身下這張陌生的臉孔,男人緋紅的眼眶,漸漸泛出一縷邪魅來。“你說了不算。”這個女人,怎么可以這樣狠?“五年前,或許我說了不...

    暮陽初雪 狀態:連載中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 小說介紹

他把她抵至墻角,捏握著她的小下巴?!胺攀帧彼滩蛔∷缓鸪雎暋疤K安暖……”望著身下這張陌生的臉孔,男人緋紅的眼眶,漸漸泛出一縷邪魅來?!澳阏f了不算?!边@個女人,怎么可以這樣狠?“五年前,或許我說了不算,不過,五年后的今天,你方耀再難對我的人生指手劃腳?!苯洑v了五年的歲月洗滌,她,蘇安暖,早已洗盡鉛華,脫胎換骨,方耀,那個五年前把她逼入絕境,最終拿槍斃狠心絕情斃了她的男人。重新來過的人生,她蘇安暖再也不要愛情,她要的是……

精選熱書《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由知名作者暮陽初雪最新寫的一本現代言情風格的小說,這本小說的主角是蘇安暖方耀,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他把她抵至墻角,捏握著她的小下巴?!胺攀帧彼滩蛔∷缓鸪雎暋疤K安暖……”望著身下這張陌生的臉孔,男人緋紅的眼眶,漸漸泛出一縷邪魅來?!澳阏f了不算?!边@個女人,怎么可以這樣狠?“五年前,或許我說了不算,不過,五年后的今天,你方耀再難對我的人生指手劃腳?!苯洑v了五年的歲月洗滌,她,蘇安暖,早已洗盡鉛華,脫胎換骨,方耀,那個五年前把她逼入絕境,最終拿槍斃狠心絕情斃了她的男人。重新來過的人生,她蘇安暖再也不要愛情,她要的是……

《假面前妻:誅心冷情總裁》 第四章 反擊 免費試讀

在蘇安良殘缺的記憶中,從四歲被蘇安暖的父母收養,從此有了一個疼自己的姐姐。

在他的眼中,姐姐個子不高,甚至比自己矮了不少,身子板也挺單薄。

但她總是張開雙臂,將所有的黑暗擋住,幫助蘇安良走出陰影。

每次蘇安良做了得意的事情,一定要去姐姐面前聽她夸贊自己,總是彎起眉眼,微微一笑。

姐姐都會捏捏他的臉蛋。

蘇安良多么希望此時面前的這個女人能夠像從前一樣,捏捏他的臉蛋。

可是看著蘇安暖一臉漠然,他有些尷尬的收起笑臉,轉身離去。

蘇安良不禁嗤笑。

姐姐的墓碑還在墳場里立著。

死而復生?怎么可能!

四年前得知姐姐被方耀殺死的事情,他咆哮著像是一只野獸,恨不得讓方耀斷其筋骨,食其血肉。

現在他回來了,讓方耀死,算是便宜了他。蘇安良要將方耀重重踏在腳下碾壓,讓方氏倒閉,讓方耀生不如死,永不翻身。

看著蘇安良離去的背影,蘇安暖心中還在琢磨著剛才那句話。

將大筆錢投資到方氏,怎么反倒是說在幫自己?

開口詢問原因,蘇安良留下一句,“等著看好戲吧”,就離去了。

果然,不出兩個月。

方氏和victory集團合作的單子就出了問題。

那個項目的某些標準是國內達不到的,只是在當時的招標書中并沒有寫明。

現在victory集團要讓方氏賠償,賠償金自然是一筆不小的數額。

不僅如此。

由于這次項目的問題,方氏集團受到很大的打擊,方氏股票開始接連幾個跌停。

從蘇安暖和喬松在方氏董事會幾大股東里面配置的心腹那兒得知,方耀的好高騖遠引起了眾人的不滿。

還有幾個小股東吊在半空,搖搖欲墜。

正是方氏腹背受敵的好機會。

浩松決定逐個擊破。

先選中幾個經營范圍和浩松有一部分相似的股東。

兩者相拼,不出半年。那小股東便被逼入絕境,不得不從方氏撤股,甚至以十分低的價格把手里的股份賣了出去,緊接著便被浩松兼并。

方氏集團資源浩大,幾個小股東的消失,并沒有引起他太大的注意。

浩松乘勝追擊,勢如破竹,一連兼并了好幾個小股東。

連帶著,方氏集團的另些大股東也受到牽連,此時方氏已勢漸日下,而浩松卻是如日中天。

安置在其間的心腹也借此機會,傳出和浩松合作分得的紅利多么誘人。

浩松借機伸出橄欖枝,短時間內有不少人才都流向了浩松。

終于,方氏集團察覺到了。

次日,蘇安暖收到了一封談判短信,發件人是方耀。

約定的地點并不是什么大場合,反而是以前蘇安暖經常去的小酒館。

燈紅酒綠之中,蘇安暖一眼就辨認出了人群中的方耀。

剛毅清俊的臉龐在昏暗燈光的映照下更顯得五官精致立體。

一身正式的西裝和這隨性的酒吧顯得格格不入。

蘇安暖記得方耀不喜歡來這酒吧的,盡管自己很喜歡呆在酒吧喝酒,也多次被方耀帶走,說是酒吧烏煙瘴氣的。

現在這又算什么?

蘇安暖都已經死了,還裝模作樣給誰看?

蘇安暖不禁輕笑兩聲,快步走上前去。

“蘇安……欒小姐?!狈揭Q呼時仍舊很別扭。

這下隔近了,一股濃烈的酒氣撲面而來,想必已經在這兒坐了很久了,蘇安暖這才注意到方耀惺忪的雙眼中布滿了血絲。

他為了集團里的事操勞奔波,這半年來就沒有睡過安穩覺吧。

當初那個安穩如山,視事業勝過一切,甚至不惜親手殺掉自己女人的方耀呢?

蘇安暖覺得自己的內心該滋生出喜悅,現在卻是泛起了股股的酸澀與苦楚。

“嘗嘗這個?!?/p>

方耀將桌上的酒杯移了移,這是蘇安暖以前最喜歡的調酒。

是方耀專門請調酒師為蘇安暖量身定制的,將她喜歡的所有酒品都結合起來。

離開了四年,她就再也沒有喝過。

冰涼的液體緩慢淌過蘇安暖溫熱的唇舌,舌頭上的每一個味蕾都在雀躍。

控制不住的,鼻尖酸澀,眼角泛出點點淚花。

方耀的眼睛中閃過一絲光亮。

“對不起方總,這酒味太苦澀,我實在飲不習慣?!碧K安暖放下酒杯,恰到好處的掩飾了自己內心的情緒。

“是嗎?對不起,在你不知情的情況下給你點了一杯?!狈揭栈亓寺詭г囂叫缘难酃?。

將蘇安暖推出去的酒杯握到手里,側臉輪廓棱角分明,卻又不失柔美,喉結上下翻動,仰頭一飲而盡,。

“誒……方先生?!笨粗呐e動,我不由得一驚,這酒的度數雖不高,可烈。

一口下去,嗓子得燒起來。

他依舊面不改色,甚至比剛才還要蒼白一點。

“方先生這次邀請我來,應該是想談談事業吧?”看著他初現的胡渣,蘇安暖內心不禁泛起一陣酸楚。

蘇安暖想快速轉移話題,她怕自己心會軟。

“對,這次找你來是想談談事業,但我改變主意了?!?/p>

蘇安暖不禁一怔。還沒反應過來,方耀接著說道?!叭绻也灰允聵I打頭,能把你邀請出來嗎?蘇安暖……”

看著方耀泛紅的眼眶,蘇安暖感覺自己的心像是被什么抨擊了一下。

“我不是蘇安暖……”

到現在,這種無力的辯解根本就沒有任何意義。

“方先生,你喝醉了?!?/p>

“我清醒的很!你以為你們浩松在我眼皮子底下安插眼線我不知道?你以為你們一而再再而三兼并小股東我不知道?你以為我的集團被捅得像個簍子我不知道?”

說到這兒,方耀笑了,笑得十分蒼涼。

“我只是覺得我對不起她?!闭f到這兒,方耀已經哽咽了,她,指的就是蘇安暖。

蘇安暖只覺得自己嗓子發緊的難受,鼻子酸澀。如果再留在這,只能穿幫了。

不,方耀只是在演苦情戲。

方耀想讓她心軟,好讓浩松松手。

方耀是為了事業,能做出任何事情來的人。這苦情戲算得了什么?

當初他也沒有過一絲猶豫。

“方先生,你喝醉了,我先走了?!碧K安暖的內心早已經掀起了驚濤駭浪,可面部依舊保持云淡風輕。

這四年來,她想象過無數次和方耀相逢的場景。

她早已發下毒誓,無論如何也不能將自己的真實身份暴露出來。

方耀不動聲色,仍舊一杯接著一杯,昏暗的燈光映照在酒杯里妖艷的紅中,折射出晦暗不明。

蘇安暖轉身離去,方耀并沒有攔住她。

他不知道在蘇安暖轉身的瞬間,兩滴晶瑩的淚花順著臉頰流下,“啪嗒”,摔在地上,破碎了。

蘇安暖的心就像是被死死地揪住,盡管她大口喘氣,窒息之感仍舊使大腦一片嗡鳴。

走出小酒館時,冰涼的風穿進蘇安暖的衣袖,從頭到腳一陣發涼,就連心也涼了。

費盡心思將方氏扳倒,真的是她想要的嗎?

她想看到方耀頹爛如泥的坐在地上,那時候目的就達到了,她應該會笑吧。

可是到今天她才發現,縱然方耀頹爛如泥,她仍然忘不了曾經那個桀驁不馴,清俊而挺拔的男人。

蘇安暖扶著小酒館的墻,緩慢的向前走著。

忽的一張紙飄落到蘇安暖的腳前。

是從小酒館的墻上飄下來的,蘇安暖緩緩的將它撿起來。

娟秀而帶有稚氣的字體映入眼簾。

“方耀和蘇安暖永遠在一起!”

便簽紙已經泛黃,蘇安暖已經記不得是什么時候寫下這張便簽的。但她仍舊記得寫下紙條時,內心的堅定。

蘇安暖抬頭看著被貼得滿滿便簽紙的墻,就像是尋找自己的記憶碎片一樣,一張一張看到了自己曾經的筆跡。

蘇安暖輕輕一笑,將自己手中的便簽紙緊緊的捏成了一團。

蘇安暖愛方耀,那也是曾經的事情,是已經死去的蘇安暖。

蘇安暖轉過墻角。

卻是在下一秒,被重重怔住,雙腿一軟,幾乎跌坐在地上。

墻上滿滿當當的便簽都是一樣的筆跡。

再熟悉不過,全是方耀寫的。

“蘇安暖,我愛你!”

“蘇安暖,你在哪兒?”

“蘇安暖,對不起!”

對不起……

蘇安暖顫抖的手輕輕的撫摸過一張又一張的便簽紙。仿佛筆記尚有余溫。

以前蘇安暖來到酒吧寫標簽紙時還被方耀嘲笑幼稚。

現在這滿墻的字都是方耀寫的。

曾經方耀罵蘇安暖是小酒鬼,那么現在小酒鬼回來了,是不是第一站應該到酒吧,她看到這面墻時應該就原諒他了吧。

眼淚就像是沖破河堤的洪水,蘇安暖心里的防線就這么破掉了。

“走,回家了?!彪p肩突然感覺肩膀被人輕輕一搭。

不知道什么時候喬松已站在自己背后,蘇安暖絲毫沒有聽到喬松的腳步聲。

“阿喬……”蘇安暖哽咽著,雖然之前告訴過自己千萬遍一定不能心軟,但現在看到這一幕時,就像是有東西填補了內心的空缺。

“暖暖,我們就要成功了!”盡管蘇安暖在走之前讓喬松放一萬個心,但是喬松還是跟來了。

看著蘇安暖現在這副模樣,內心一緊,有如貓抓一般。

四年了。

忘了方耀就這么難嗎?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