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周道安張建業小說大結局 借陰骨在線看

周道安張建業小說大結局 借陰骨在線看

2019-05-14 18:28:30   編輯:雨寒
  • 借陰骨 借陰骨

    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馬賽克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借陰骨》 小說介紹

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精選熱書《借陰骨》由知名作者馬賽克最新創作的恐怖風格的小說,小說中的主人公是周道安張建業,小說文筆成熟,故事順暢,閱讀輕松。主要講述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借陰骨》 第九章 偷聽 免費試讀

“你找死!”

小叔突然提高了聲調,手上的力道也再次加重,掐的我快要喘不過氣來,但他的氣勢更是讓我不寒而栗,小叔怎么可能對我這樣?

我整個人都傻了,小叔松了一口氣,放開我,說:“大人的事,你一個小孩子懂什么,你看見就看見了,千萬不要跟別人說,包括家里人,知道嗎?”

我沒有回應他,轉口問道:“我師……崔三爺爺是不是你殺的?”

小叔看了我一眼,說:“你覺得呢?”

“我不希望是你,但我懷疑你?!?/p>

小叔呵呵冷笑道:“那我說跟我一點關系都沒有,你信不?”

我沒有回答,因為不知道怎么回答,我不知道現在還能不能相信他。

見我不做聲,小叔也沒有再說什么,只是說:“快點回家,不要再管趙寡婦的事了,我會收拾好這個爛攤子?!?/p>

說完,小叔也就走了,我帶著大黃往家走,不知道為什么,我雖然不知道小叔究竟在做什么,但我現在感覺好像并不是我想的那樣。

從他的話中,我隱約覺得事情的發展好像超出了他的控制,而且都是因為我,要不是因為我在那個中午進了地窖,可能什么事都沒有,即便有,那也是在我不知不覺中進行,了結。

時至今日,回過頭去想想,或許生活就是這樣,總是喜歡跟我們開玩笑。你以為對的,其實可能是錯的;你想去維護的,其實可能是被批判的;你想尋找真相,其實可能已經掉進了假象的漩渦。

我們總會犯一些這樣那樣的錯,我們想去彌補拯救,但可能只會引發更大的錯,到頭來才發現,我們根本無力回天,因為一旦開始,便再也無法回頭。

回到家還好沒被發現,我急忙把鈴鐺和鑰匙藏好,再也沒有精力顧及其他,倒在床上就睡著了。

這一覺睡的真夠踏實,一直到中午我媽叫我吃飯,才迷迷糊糊的起來。吃了午飯,我也就想去拿木盒子,昨晚把它丟在啞巴劉家的雞籠里了,再不去要是被別人拿走了可就壞了。

于是我也就偷跑出了家門,直逼啞巴劉家而去,但是因為李二嬸子家離的也不遠,我怕又撞上她,所以就繞了一大圈,才小心翼翼的來到啞巴劉家。

啞巴劉本名叫劉寶全,是我另一個發小劉天貴的大伯,年輕的時候娶過一個媳婦,但沒過多久就死了,也沒有留下個一男半女。

從那之后,劉寶全就變成了啞巴,整天啊吧啊吧的就落了個啞巴劉的稱號。以前窮人家娶不起媳婦,加上沒人看得上啞巴劉,因此,一直到五十多歲,啞巴劉都是只身一人,變成了老光棍。

至于啞巴劉為什么變成了啞巴,村里傳言有很多,有的說死了媳婦,他傷心過度導致的;也有的說他媳婦偷男人,把他氣的;更有的說不干凈的東西纏上了他們家,不僅害死了他媳婦,還讓他變成了啞巴。

但是我從劉天貴那里聽到的卻是另一個說法,說劉寶全夢到媳婦托夢給他,說她在那邊受凍挨餓,讓劉寶全燒點紙錢給她。

劉寶全醒了之后,一刻也不耽擱,大晚上的去吳老二家要了一籮筐紙錢,直奔墳地。

那時候不像現在集體下葬,都是葬在自家的田里,劉寶全的媳婦就葬在四心橋南邊的地里。

不過那時候還沒有四心橋,河中間只有一個土壩子,當時又是梅雨季節,河中積水淹過了土壩子。

劉寶全也是鬼迷心竅,非要大晚上的去他媳婦墳前燒紙,好在對土壩子的位置比較熟悉,就把籮筐頂在頭上,摸索著下了水。

雖然下面有土壩子,但水面也到腰窩了,走著走著,劉寶全就感覺有什么東西打在了他的后背上,伸手一摸,竟然是稀泥!

但是回頭用手電筒照了照,卻什么都沒有,轉過身去剛走幾步,又是啪啪兩團稀泥。

劉寶全心里也就毛了,但是走到了河中間,騎虎難下,他也只好壯著膽子怒吼了兩聲,加快腳步往前走。

被他這么一吼,后面倒是沒有扔稀泥的了,但卻傳來一個聲音,嬉笑著說:“我滴乖乖!你看那個人的頭好大?!?/p>

劉寶全要哭的心都有了,他頭上頂的是籮筐呀。接著又聽另一個聲音說:“頭大腦子好,要不讓他給咱們出出主意?”

聞言,劉寶全趕緊把頭上的籮筐拿了下來,又聽后面的說:“我滴乖乖!不僅頭大,腦袋還能搬家呢?!?/p>

另一個不屑的說:“這有什么好稀奇的,咱們也可以呀!”

聽到這,劉寶全也顧不上一籮筐的紙錢,把籮筐一扔,哇哇哭了起來,發了瘋的往對面跑,就聽后面的還在說:“我滴乖乖!連頭也不要了哈?!?/p>

爬上了岸,劉寶全也不敢回頭,更不敢再摸河回去,繞了一大圈子才回到家,第二天嗓子就啞了,到最后一句話也說不出來,只能啊吧啊吧的,活活變成了一個啞巴。

這種事情在農村也不管真假,只當一個故事聽而已。

來到啞巴劉家的雞籠旁,雞都出去覓食去了,倒也不會弄出太大的動靜,但到處都是雞屎,簡直臭氣熏天。

我只好找了一截樹枝,一邊捏著鼻子,一邊在雞籠里翻找。但是我把雞籠翻了個遍,甚至把陳年的雞屎都攪了起來,還是沒有看到木盒子。

糟糕!難道是我昨晚沒有扔進雞籠里,又或是被人撿去了?

我急忙四處看了看,又趴著院墻朝院子里看了看,還別說,木盒子就在院中的石案上,看來是啞巴劉收去了。

好在他并不知道是什么東西,木盒子也沒有被打開,只是隨手丟在了石案上。

我心里一陣激動,四下里看了看,就賊頭賊腦的摸進了院中,躡手躡腳的靠近石案,把木盒子揣進兜里就準備跑。

可就在這時,卻聽見屋里突然響起了啞巴劉的聲音,啊吧啊吧的似乎在說著什么。

我以為自己被發現了,但啞巴劉只是在屋里啊吧啊吧的,并沒有出來,而且好像很激動的樣子。

既然沒有被發現,我也就懶得管他,揣著木盒子正要走,卻聽屋里傳出了一聲“不能那么干”。

聽到這個聲音,我不由的一驚,因為這個聲音正是啞巴劉的,可他明明是啞巴,怎么又能開口說話了?

好奇心作祟,我也就跑出了院子,繞到房子后面,透過虛掩著的窗戶,就見啞巴劉在屋里來回的走著,好像很為難的樣子。

而且一靠近窗戶,我就聞到了一股子臭味,接著就聽啞巴劉說:“求求你行行好,別再做那樣的事了?!?/p>

看來屋里除了啞巴劉之外還有別人,但是透過窗戶縫,我只能看見啞巴劉一個人,而且也只有他一個人的聲音。

雖然不知道他們在說的是什么事,但從啞巴劉的神情來看,應該不是什么好事。

啞巴劉撓著頭,壓低了聲音說:“張建業已經去了,你還想咋樣?咱們就這樣不是挺好的嗎?”

張建業!怎么突然提到了他?

短暫的安靜之后,就見啞巴劉突然跪了下來,說:“我雖是個光棍,但是真的心疼你,哪怕你要我這條命都行,可你說的那些事,我真的做不出來?!?/p>

話音剛落,屋子里頓時響起了咣當一聲,好像是茶杯摔在了地上,看來那位發火了,而且從啞巴劉的話來看,那個人應該是個女的。

我暗自腹誹著,卻見啞巴劉向前一撲,雖然看不到他的人了,但卻聽他說:“就算所有人都對不起你,但人家周云虎還只是個孩子,你為什么要害人家?”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