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資訊 > 周道安張建業無廣告閱讀 借陰骨小說APP內閱讀

周道安張建業無廣告閱讀 借陰骨小說APP內閱讀

2019-05-08 08:07:34   編輯:夢蕊
  • 借陰骨 借陰骨

    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馬賽克 狀態:已完結 類型:資訊
    小說詳情

《借陰骨》 小說介紹

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獨家新書《借陰骨》是來自馬賽克著作的恐怖類型的小說,小說的主角是周道安張建業,書中感情線一波三折,卻又順理成章,整體閱讀體驗非常不錯。下面看精彩試讀:在我九歲那年,碰到小叔鉆進了趙寡婦家,接踵而來的事情完全不可思議,平凡的生活就此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繼而走上了一條我從未想過的路……

《借陰骨》 第四章 兇殺 免費試讀

“這的確是個頭疼的問題,只怕是有……”崔子山欲言又止,嘆了一口氣說:“現在最要緊的還是找回你的陽魄,不然你這條小命可真就保不住了?!?br/>

聽他這么說,我也就沒有心情管趙寡婦的事情,好奇的問:“三爺爺,你說我丟了陽魄,可我為什么一點也感覺不到呢?”

崔子山怪笑一聲說:“晝屬陽,夜屬陰。陽魄主肉身,到了晚上會減弱,這也就是為什么人在晚上會犯困,需要睡覺的原因,這大晚上的你當然感覺不到,跟我來?!?/p>

說著,崔子山也就把我領到了旁邊的屋子中,只見擺滿了瓶瓶罐罐,有的看上去還很惡心,這些我以前也見過,所以并不陌生,只要不去看,倒還忍得住。

崔子山讓我坐在床上,又在那些瓶瓶罐罐前搗鼓了一會,轉身遞給我一個暗紅色的東西,說:“吃下去?!?/p>

那東西入手就感覺黏黏的,還滑不溜秋,怎么感覺都挺惡心的,關鍵還有一股子腥臭味,像死魚散發出來的味道一樣。就這,崔子山竟然還讓我吃下去!

我強忍著反胃問道:“三爺爺,這是啥?”

崔子山的右臉抽了抽,厲聲喝道:“少廢話,快點吃下去,時間長了就不好吃了?!?/p>

我苦笑一聲,心里暗罵道:“***老東西,說的好像你這東西本來挺好吃似的?!?/p>

也不知道崔子山是不是聽到了我的心里話,揚手在我頭上拍了一下,雙目一瞪,再加上那張怪異的老臉,嚇的我閉上眼睛,一口氣就把那東西生吞了下去,那感覺真不好形容。

崔子山摸著我的頭嘿嘿一笑說:“味道還不錯吧,吃了這東西,可保你七日,睡吧!”

話音剛落,他并著食指和中指在我額頭上猛地一戳,我的身體頓時向后倒去。還別說,被他這么一弄,我立即就感覺困的要命,眼皮就跟灌了鉛似的。

也不知睡了多久,忽然聽外面風吹的呼呼響,我爬起床來,卻見崔子山不在屋內,摸索著開了門,頓時嚇的我一屁股倒坐在地上。

外面月色朦朧,卻見院中竟然盤著一條灰色的大蛇,可能是被我的動作驚到了,灰蛇立即扭頭向我張著血盆大口,紅信抖動,發出嘶嘶的聲響。

我以為它要來吃我,急忙往后退,卻不料又響起一陣烏鴉的叫聲,嘎嘎吵的讓人心煩意亂,張眼望去,就見不知道從哪里飛來一只大烏鴉,渾身漆黑,要不是有那一雙血紅的眼睛,我還真看不到它。

大烏鴉從上方俯沖而下,就見那灰蛇嘶的一聲,蛇身竄起,就迎著大烏鴉咬去,逼的大烏鴉撲騰著翅膀向后退了一些。

我這才看明白過來,原來這灰蛇不是要吃我,而是好像在保護我,剛才沖我咆哮,恐怕是在敬告我不要出門。

想到這,我也就安心了很多,暗想一只烏鴉怎么也斗不過一條蛇,而且這灰蛇還那么粗。

但令我沒想到的是,在搏殺了幾個來回之后,大烏鴉昂首叫了一聲,居然引來了很多只大烏鴉,聚集在一起,像一團烏云似的盤旋在院子的上方,擋住了朦朧的月亮。

嘎嘎……嘎嘎……

所有的叫聲匯成一股聲音的洪流,吵得我腦袋漲疼,緊接著,那些大烏鴉竟然齊刷刷的向著灰蛇沖來,盡管灰蛇拼命撕咬,但片刻之后,還是讓那些大烏鴉啄的皮開肉綻,躺在地上不再動彈。

我心頭一緊,就見所有的大烏鴉竟然齊刷刷的看向了我,那血紅的眸子匯成一片紅光,四下里頓時一片安靜,只有我的心跳聲。

突然。

那些大烏鴉齊齊扇動翅膀,在院子里打著旋的轉,給我的感覺是它們在漸漸的融合,融合成一個人的形狀。

就在這時,一聲雞鳴響了起來,伴隨著嘩啦啦的響聲,所有的大烏鴉又一飛而散,那個剛融合出來的人形也隨之渙散。

我暗松了一口氣,軟弱無力的往地上一躺,但卻感覺身體下面不是水泥地,用手摸了摸,竟然是涼席,原來我還躺在床上,看來灰蛇和大烏鴉又是我的一場噩夢。

我使勁在自己的臉上扇了一巴掌,真疼!不過也讓我確定此刻不再是做夢。晨光透過窗戶照進來,讓我感覺很寧靜,與昨晚的噩夢相比,更是讓我無比的舒心。

“三爺爺!師父!”

我叫了幾聲,但卻沒有聽到崔子山的回應,下了床也不見屋中有他的身影,只好拉開房門去找。

哪知道一拉開門,眼前的景象嚇的我頓時大叫了起來,院子里竟然趴了一個人,看身形應該就是崔子山,可問題是,他竟然死了!

他的身上沾滿了鮮血,就連地上也映紅了一片,而且血漬已經變成了褐色,看樣子已經死去多時。

我頓時手足無措,眼淚立即流下來,腦海中一片空白。片刻之后,我一頭沖上去,把崔子山翻過身來,已經沒有了呼吸,而且身體也已經僵硬,冰冷!

這讓我頓時想起了昨晚上的那個噩夢,但我夢到是一條灰蛇被一群大烏鴉啄死了,為什么現在崔子山卻滿身是血的躺在了院中?

我想不明白,也沒功夫去多想,一來是害怕,二來也是為崔子山感到難過,我才剛剛拜了他為師,卻沒想到他竟然丟了性命。

這難道跟我有關?到底是誰害死了他?

我剛開始以為是趙寡婦,但仔細一看,卻又不像,不因崔子山身上的是刀傷,應該是有人在他身上捅了很多刀。

本來趙寡婦的事情還沒有解決,現在竟然連我這一日的師父又被人害死了,頓時讓我感覺到了前所未有的絕望。

我一邊抹著眼淚,一邊想著該怎么辦,就在我的目光瞄到崔子山的左手時,一個念頭卻在我的腦海中一閃而過。

因為他的左手是攥著的,而右手卻是張開的,難道他的左手中攥著什么東西?

想到這,我也顧不上害怕,急忙去掰他的左手,但他可能是拼盡了最后一口力氣,拳頭攥的真緊,費了我好大的力氣才把它掰開。

看到他手中的東西時,我的心里頓時一涼,一個人立即浮現在了我的腦海中。

我的小叔,周道安!

因為崔子山的左手中有一個血字,雖然歪歪扭扭,但還能看得出來那正是一個“安”字。

這應該是崔子山寫的,可能想指出兇手是誰,盡管我們村不少人名字里都有安字,但我第一個想到的就是我的小叔,也可能是因為他昨天的舉動實在太不正常了。

但是我也被自己的想法嚇了一跳,因為我實在不愿相信是小叔殺死了崔子山,小叔雖然不靠譜,但他人緣很好,和崔子山也沒有什么深仇大恨,怎么會殺他的呢?

可能是因為親情的關系,我下意識的抓了一把土灰,就把那個血字擦掉了,與此同時,我發現崔子山的手中還攥了一把鑰匙。

他在斷氣之前攥在手心的東西,那自然是很重要的,只是不知道這把鑰匙是用來開什么鎖的。

就在我想著該怎么處理這把鑰匙的時候,卻聽見一聲大喝,“虎娃!”

猛地一驚,抬頭看去,竟然是我爸站在了門口,想必他是來接我的,我下意識的就把鑰匙攥到了手心里。

我爸立即沖了過來,一把抓住我,說:“虎娃,這是咋的了,為什么崔三爺會這樣?”

我哭喊著一個勁的搖頭說:“我也不知道,一覺醒來就這樣了?!?/p>

之后當然是處理崔子山的后事。加上趙寡婦,村里連連死了三個人,這么大的事自然會捅到派出所去。

但是調查了一番也沒有個結果,只判定崔子山是死于他殺,而張建業卻連死因都沒弄明白。

我也被問了話,但我那時候實在被嚇怕了,并沒有說出血字的事,但我知道要給師父報仇,如果兇手是小叔,那我也要讓他給師父一個交代,但卻不知后面發生的事完全超出了我的想象。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