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現情 > 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
《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最新章節 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蘇瑾梁超勛全文閱讀

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 云詭

主角:蘇瑾梁超勛
主角是蘇瑾梁超勛的小說是《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它的作者是云詭寫的一現情類小說,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蘇瑾原本打算去結婚,可是沒有想到一覺醒來住進了小盒子里!“你……你是誰???”蘇瑾震驚地看著眼前如妖孽....
狀態: 連載中 時間: 2020-06-06 16:26:36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我叫蘇瑾,今年24歲,和男友梁超勛交往了一年,終于修成了正果,準備結婚。

梁超勛家應該沒有什么怪習俗,可他家要求很奇怪,要先辦事,再領證,還不許我父母親朋參加婚禮。

我爸媽雖然不高興,但是看在梁家給了我們家100萬的彩禮錢的份上,也沒說什么。

辦事那天,我和爸媽告了別,坐進梁家的奔馳大轎車,還沒坐穩就聞到車里彌漫著一股異香,頓時感到頭重腳輕,一下子歪倒在車座上失去了意識。

不知道過了多久,我睜開眼睛,完全蒙圈了。

眼前一片漆黑,什么也看不到,我活動身體,猛地意識到自己居然躺在一個長方形的盒子里,盒子完全是根據我的身體大小量身定做的,將我死死卡住。

我的手腳只能上下動,我舉起手,使勁用手推盒子上端,盒蓋子是木頭,又厚又沉,我用盡了吃奶的力氣,還是紋絲不動。

我用腳踹腳底下的木板,只發出沉悶的咣咣咣的聲音,那聲音仿佛來自地府。

我的眼睛漸漸適應了窄小空間的黑暗,我的心飛快地跳著,除了心臟咚咚咚跳動的聲音,我什么也聽不見。

不知道為什么,我突然想到了棺材,我難道躺在一副棺材里???

我的心全部沉了下去,頭皮發麻,手腳冰涼,我絕望地想起一個影片《活埋》里的場景,人被活著密封在棺材里,埋在地下。

我驚恐地伸出手,使勁拍打棺材蓋,希望有人能聽見,但是沒有回聲,我絕望地用手扣著棺材的蓋子,發出滋啦滋啦的聲音。

我的指甲疼得鉆心,一股血腥味鉆進鼻子,可我還是不停地扣著,希望有人能發現我。

這里面一定出了什么問題,我是去結婚的,不是死人,一定是搞錯了。

“救命!救命!救命??!”我扯著嗓子大喊,痛苦地大喊。

棺材里的空氣非常稀少,剛叫了幾聲我就感覺到呼吸困難,渾身是汗,累得喊不下去了。

這時我聽到了聲音,外面有吹鑼打鼓的聲音,非常熱鬧,一只嗩吶吹著結婚進行曲,喜氣洋洋的。

莫非這是結婚典禮的一個環節?躺在棺材里結婚還是第一次聽說,可是結婚進行曲剛吹了一半,音樂調子一下子轉了180度,變成了詭異扭曲的音調,忽然又變得尖銳刺耳,像是粉筆摩擦黑板的聲音。

我驚得冒了一身的冷汗,心臟差點跳出了嗓子眼。

“救救我,誰來救救我,誰來……”

嘭地一聲巨響,棺材蓋被扒開了,外面刺眼的光線刺得我眼淚噼里啪啦地往下掉。

我還沒看清楚外面的景象,突然伸過來兩只大手,一下子把我整個人拽了出去,力氣大得像兩把鋼鉗子,我無力地揮舞著手腳。

我的身體軟綿綿的,根本沒力氣掙扎,像是中了金庸小說里面經常提到的那種蒙汗藥或者軟骨散,好像沒有骨頭一樣。

我被提出去拖著扔在了一塊黃白黑相間的蒲團上,我勉強坐直身體,暈頭轉向地朝周圍看,突然一只牛頭和一只馬頭撲到我的眼前,它們圍著我的跳舞,它們的身體是人的,我猛地想起陰曹地府的牛頭馬面。

周圍怎么有好多人在哭,哭聲越大,牛臉馬面跳得越起勁,身體扭曲在一起,極為詭異,我完全被嚇傻了,呆坐在原地,哭都不敢哭。

燈光忽明忽暗,跳躍著,牛頭馬面的臉一張張閃過我的眼睛,忽然燈光不再閃了,兩張臉消失了,我終于喘了口氣發出了聲音,“我在哪兒?”

借著燈光,我看到前面站了一排抹了白臉穿著紅色衣服的人,高高矮矮,胖胖瘦瘦,因為抹了白灰臉,看不出來年齡,站在一端的男人手里舉著一個凹凸刻畫銅盆。

他的眼睛鼓得老大,猙獰地看著我,嚇得我渾身直抖。

還沒等我阿彌陀佛,他突然一甩手,把一盆紅水潑到了我的頭上,我聞到一股濃重的腥臭味,那味道是血。

我趴在地上嘔吐,因為一直沒吃東西,吐不出來什么,只能干嘔。

那排人里面又站出來一個女人,扔了一把土在我的身上,嘴里念念有詞,“墳上土,搭骨尸?!?/p>

我正暈頭轉向,那排鬼臉人散開,露出了后面的白色臺子。

臺子上橫著一副黑檀老木棺材,供桌上擺滿瓜果香燭元寶等貢品。

剛才拖我出來的人按住我的腦袋,沖著棺材就磕頭,磕完棺材又拽著我給周圍人磕頭,我的頭被他按著,不停地撞在地上。

因為猛烈的撞擊,我的鼻子出血了,可是沒有人理我,我哭著,眼淚和鼻血混合在一起,不停地往下掉,一滴一滴落在地上。

磕完,那人松開了手,我抹著眼睛,抹著鼻子,我意識到自己在一個巨大的廳堂里,周圍是黑壓壓的一片人,他們全都披麻戴孝,帶著詭異的面具,看不到相貌,廳堂上下掛滿了白黑色的綢緞條和花圈。

大廳中間,擺著一只巨大的扁香爐,香爐插著三根長香,爐里是成堆的燒成黑炭的貓狗骨架,皮頭全部燒成了灰碳,凝固在骨架上,動物尸體的臭味混合著香灰味,十分惡心。

一個遮面的女人說話了,“兒啊,你好好走。如今給你辦了婚事,圓了我的心愿。東西我都給你準備好了,現在給你燒過去?!?/p>

說完,旁邊不知道哪里鉆出來幾個大漢,舉著一堆紙糊物,有別墅、越野車、家電,居然還有蘋果手機和筆記本電腦。

燒完了,女人起身走過來抱了抱我,“在那邊好好照顧我兒子?!?/p>

“什么?阿姨,你什么意思?”我虛弱地望著她。

她摸了摸我的頭,神經質地笑著,“多好看的孩子,兒啊,你安心走吧?!彼f完,癡癡地望向那具棺材。

難道棺材里躺著的就是她的兒子?!她是要給她兒子辦冥婚!可是我還活著啊。

“阿姨。你們是不是弄錯了?我是活人啊?!蔽铱拗蠛捌饋?。

“活人死人不要緊?!迸瞬林蹨I說。

我說什么都沒人聽,掙扎著想站起來跑,又被有力的手按在地上。

大廳的偏門吱地開了,出來五個光著膀子的大漢,一溜水穿著血紅色的燈籠褲,臉上畫著京普鬼臉,領頭的手里拿著銅鑼。

哐!

銅鑼敲響。

“入洞、房!”

五個人過來,三下五除二開始扒我的衣服,不管我怎么掙扎,怎么哭喊,都沒用。

我的頭被砸在地上,兩只耳朵嗡鳴,頭暈目眩,滿目白綾飄,最后四肢和頭分別被五個大漢扛著,朝偏門走去。

小說《錯嫁良緣,我的老公很難纏》 第1章 七月半活人冥婚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