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靈異 > 冥媒正娶
《冥媒正娶》最新章節 冥媒正娶徐洋溫如歌全文閱讀

冥媒正娶 凌晨0點

主角:徐洋溫如歌
主角是徐洋溫如歌的小說是《冥媒正娶》,它的作者是凌晨0點寫的一靈異類小說,文中的靈異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過年的時候,我第一次去男朋友家,他父母給了我一大一小、一黑一紅兩個紅包,說:收了他們家的紅包,從此生....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20 09:43:51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過年的時候,我跟徐洋回家了。

第一次見面,他父母就給了一大一小、一黑一紅兩個紅包。

我當時很詫異,為什么兩人同時給的紅包能有這么大的差異性?

但徐洋母親說這是他們當地的習俗,于是我也就不好繼續追問下去。

本以為這事到此就打住了,卻沒想到徐洋母親當場就催我拆紅包,我當時就有點不樂意了,這哪有剛給紅包就當面拆的道理?就連小孩兒過年都知道等大人走后再偷偷拆紅包呢!

可徐洋母親卻說:拆了這倆紅包,以后做人做鬼都是他們徐家的人了。

我求助地看向徐洋,徐洋卻只是站在邊上憨憨地笑,沖我點點頭,讓我照著他母親的話去做。

我騎虎難下,只好當著長輩的面,拆開了紅色的小包。

小紅包是徐洋母親給的。

從外表捏起來的,里面就是一層薄薄的紙,拆開來看也確實沒出乎我意料,是一張一百元。

我也不嫌這見面禮寒磣,因為相較于徐洋母親給的紅包,徐洋父親給的“黑色封包”就顯得過于厚重了——如板磚一般的厚!

也不知里面放了多少錢,可能有三四萬了。

而就在我要拆徐洋父親給的“黑包”時,旁邊突然躥出一道人影,撲到了徐洋母親的懷里,撒嬌叫嚷著說肚子餓了要吃飯。

這是徐洋的姐姐,也是我未來的大姑姐。

她人是有點可憐的,據說小時候發了一場高燒,燒壞了腦子,從此之后智商就如五歲孩童一般,瘋瘋癲癲,終日不知所語。

徐洋母親臉色當場就掛不住了。

我感覺她并不是很待見自己的低能女兒,推了她好幾次,還一邊催促我趕緊把老爺子給的“大黑包”也拆了,催促聲是一聲比一聲急,就跟趕著去投胎一樣急。

我有點不高興,覺得她對自己女兒太過薄情了,正想勸她先照顧一下未來大姑姐的時候,徐洋母親已經不厭煩到了極點,使勁一推,不小心就將大姑子推到了老爺子的身上。

咚!

老爺子摔下地時,發出了一場沉重的的悶響。

徐洋和他母親臉色頓時就變了。

我剛要去扶,他們倆突然搶在我前頭扶起了老爺子,也不知道他們是不是故意的,扶起老爺子后就讓他背對著我。

可就算這樣,我也在匆匆一瞥時,意外地發現老爺子的臉色從來沒變過!

一般老人家骨質疏松,摔一跤可就不得了了,可老爺子愣是沒吭過一聲!

“阿洋,你先扶你爸回房吧,我給你姐做飯去?!毙煅竽赣H慌張地吩咐道,竟然顧不上逼我拆紅包,就轉頭扎進廚房里。

我本想和徐洋一起扶老爺子回房,可徐洋臉色怪怪的,一直拂開我的手,不讓我碰他父親,還說他自己一個人就能照顧得好老爺子,然后就攙著老爺子快步走開了。

默默目送著他們爺兒倆離開,我心里滿不是滋味的。

這次跟徐洋回家,我就是鐵了心要嫁給他,并且要和他過一輩子的,但徐洋連碰都不讓我碰一下他父親,拂開我手的樣子就像是把我當做了外人。

如今沒了他人,身邊就一個瘋瘋癲癲的傻丫頭,我打算拆開來看看徐洋父親究竟給了我多少錢,如果太多,那我就把紅包退了——徐洋的父親看起來枯瘦如柴,一副病怏怏的樣子,與其給我那么多見面禮,還不如拿這錢去給徐洋父親治治病呢。

可就在我剛要撕開封口的時候,大姑姐突然緊緊地抓住了我的手!

她抓得十分用力,捏得我骨頭都疼了!

“要想活著離開這里,那就別拆這個包!”大姑姐像是變了一個人一樣,眼神狠厲,聲音壓得低低的,哪里還有半點瘋癲的樣子?

她竟然是裝瘋的!

還有,這話是什么意思?

我剛想問點什么的時候,徐洋就出來了。

大姑姐臉色一閃,重新堆出傻乎乎的笑容,搶過我手里的“黑包”,歡呼叫著跑遠了:“生拘人,死拘魂,收了我家的白紙錢,吃了我家的白米飯,睡了我家的棺材蓋,是人是鬼都跑不掉!生拘人,死拘魂......”

聽了這狀似童謠的話,我心里頓時大驚,前面大姑姐還像個正常人一樣和我說話,那這句童謠該不會是要提醒我什么吧?

如此一想,突然就把先前察覺到不對勁的點都連上來了——徐洋家,可能沒有我想象中的那么簡單!

徐洋快步走到我身邊,臉色陰沉得嚇人:“你怎么把我爸爸給你的紅包給她了呢?”

這時我已經長了心眼,但外表上還是裝得跟沒事人一樣無辜:“這是她突然搶走的,我哪里知道她會突然搶我呀!”

“我去把紅包拿回來?!毙煅筇_欲追。

我趕緊拉住他,“沒事,都是一家人,錢在誰手里,還不都是一個樣的?”

徐洋說:“我姐就是一傻子,哪能把那么多錢交到一個傻子手里呢?不行,我得趕緊把錢拿回來!”

我又拉他:“洋,你姐剛才的話是什么意思?”

徐洋的臉色變了,有些心虛地避開了我的眼睛,說:“能有啥意思?你別瞎想,那也不知道究竟是誰亂教的混話,她從小到大天天說這句,有時候糊涂得厲害的時候,一天能說二三十遍?!?/p>

說完,他使勁掙開我的手,朝大姑姐追了去。

再見到大姑姐時,已經是晚飯時刻。

她樣子不是很好,鼻青臉腫的,一看就是挨了一頓揍的樣子,只看了我一眼,就驚恐地低下頭扒飯,然后就再也沒有抬起頭過了。

而徐洋把他父親的紅包拿了回來,端端正正地擺在我的面前,當著父母的面,催著我趕緊拆了。

我又再次騎虎難下。

真搞不懂他們為什么一定要我當面拆紅包。

我偷偷地瞄了一眼大姑姐,想從她身上獲得什么提示,可她只顧低頭扒飯,一邊發出了憨憨的傻笑聲,那笑聲,像極了一個小時前徐洋示意我照他母親的話去做時的笑聲——姐們,我已經把你安排好了!

我低頭看了看手中沉甸甸的黑色紅包,尋思著究竟要不要冒著生命危險,拆來看看里面到底裝了什么?

而就在這時候,我發現手中的黑色紅包似乎和之前有點不一樣。

先前的黑色紅包是樸實無華的。

可現在到我手里的黑色紅包上多出了幾道暗紋,暗紋與紅包顏色相近,如果不仔細看,根本就發現不了。

原來是掉包了。

大姑姐還在咯咯地怪笑著。

我一下心安了,當著徐洋全家人的面,拆開了紅包。

小說《冥媒正娶》 第1章 紅包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