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現情 > 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
《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最新章節 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秦頌白牧憶全文閱讀

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 白水清衣

主角:秦頌白牧憶
主角是秦頌白牧憶的小說是《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它的作者是白水清衣寫的一現情類小說,文中的現情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她心中的完美婚姻被好閨蜜的一張照片徹底破壞。完美婚姻之下包裹著的是復仇的火焰。“你媽害死了秦頌的爸,....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12 12:07:19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辦公桌前,秦頌翻閱著自己手中的文件,咖啡杯中的咖啡已經涼透了,身邊的人卻沒有端起來品嘗一口的意思。

“做的漂亮一點,別讓對方公司的人起疑?!?/p>

助理將秦頌桌前的文件收好,帶著那份文件準備離開。

“今天下午的會議取消?!?/p>

助理轉過頭來,看著坐在那邊的秦頌,今天下午的會議可是昨天總裁自己提出來的。

但見秦頌面無表情的樣子,助理沒有詢問緣由,而是答應了下來,離開了辦公室。

隨著辦公室的門被關上,整個空間內只剩下秦頌一個人了。

他終于可以冷靜下來思考一些事情了。

“我們離婚,從此我再也不會出現在你的面前……”

白牧憶的話回蕩在他的耳邊。

她歇斯底里,卻滿是憤怒的樣子,讓秦頌無法釋懷。

襯衫已經更換過了,肩膀上的傷口還隱隱的作痛,和心里的那種痛楚相比卻微不足道。

那個女人就像是瘋了一樣,和自己說著離婚的事情??尚?,他怎么會讓她離開自己呢?一想到她要和自己離婚,秦頌心中便壓抑得很。

閉上眼睛,白牧憶的一言一行便全部浮現在了眼前。

忽的,門開了,助理從外面走了進來,手中還抱著一份文件。

“有事嗎?”

助理走到秦頌的面前,將自己手中的文件遞到了秦頌的面前。

“這是夫人剛剛用傳真送過來的,希望您親自過目?!?/p>

說到這里,助理忽的停頓了一下,語氣低沉了一些:“是離婚協議書?!?/p>

協議書?

秦頌眉頭輕佻,將眼前這份裝訂好的離婚協議翻開,僅僅翻開了幾頁,便已經無心繼續看下去了。

她想要離婚,遠遠地躲開自己,而他卻只希望她能留在自己的身邊。

哪怕恨他,討厭他也好,只要她不離開。

“我是不會離婚的?!?/p>

秦頌說著,拿著那份文件走到了辦公司的碎紙機前面,將手中的協議書放進去,頃刻之間,那份寫滿了白牧憶離婚想法的離婚協議書便變成了一堆碎紙。

“你去一趟別墅,把這些交給那個女人,告訴她,這是我的答案?!?/p>

秦頌說著,轉身回到了辦公桌前,翻閱著還沒有來得及處理的文件,似乎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助理不確定的走到了碎紙機前面,將里面被粉碎出來的紙清理出來,放進了一張文件夾中離開了。

想要離婚?我是不會讓你離開我的。秦頌的一雙眼睛微微瞇起,眼中閃過一絲寒意。

“這個是總裁要我交給您的,他說這是他的意思?!?/p>

助理將自己手中的文件夾遞給了白牧憶,白牧憶從助理的手中接過文件夾,很是奇怪的看著助理。

秦頌這么快就給自己答復了?和剛剛的態度完全是兩個樣子,那個男人,真的在上面簽字了嗎?

“沒什么別的事,我就先回公司了?!敝碚f著,在征得對方同意之后轉身離開了。

白牧憶打量著手中的文件夾,總覺得有一些不對,她拆開文件夾,伸出手去想要拿里面的東西。

隨后,她猛地將那份文件夾扔到了地上,里面的碎紙隨之散落了一地。

該死的,這就是他的意思嗎?

白牧憶死死的咬著牙,看著地上的碎紙,渾身顫抖。

離婚!她一定要想辦法遠遠地躲開這個男人,立刻,馬上!

戰爭再一次爆發,是在晚餐時間。

秦頌坐在餐桌前飲了一口廚房剛剛送過來的湯,細細的品嘗著其中的滋味。

白牧憶坐在他的對面,一雙眼睛死死的看著他,而她餐盤中的食物卻絲毫沒有動過。

她就那樣,用殺人一般的目光看著眼前的人。

從剛剛秦頌進門開始,她就一直看著他,雖然一眼不發,但秦頌已經感覺得到她身上的那股殺氣了。

“看我做什么?!鼻仨炂届o的說著,似乎之前什么事情也沒有發生一樣。

白牧憶終于開口了,語氣異常的冰冷,與平日里的樣子完全不同:“粉碎了我的離婚協議書,我還會再給你的。我們兩個已經走到盡頭了,沒有必要繼續這樣僵持下去,早點放手對你對我都好?!?/p>

秦頌拿起刀叉,輕輕的割開自己盤中的牛排。

“那就再粉碎?!?/p>

簡單的五個字,再一次將白牧憶的怒火點燃。

她將自己手中的刀叉扔到了一邊,旁邊的傭人打了一個冷顫,站在原地有一些不知所措。

秦頌示意一邊的傭人重新為她上一幅餐具,自己則是坐在位子上面,絲毫沒有在意這邊發生的一切。

就好像,根本沒有看到白牧憶剛剛的舉動一樣。

“你到底想要怎樣?把我騙到你的身邊,強占了我的身子,這還不夠嗎?”

白牧憶說著,猛地拍著桌子站了起來:“要么你現在拿你手中的刀子殺了我,要么就和我離婚!”

對于白牧憶的話,秦頌仿佛一點也沒有聽到一樣。

許久,他才緩緩地說出簡短的一句話:“要你留下?!?/p>

“碰!”白牧憶將自己面前的餐具打落到了地上,轉身離開了。

桌上的食物散落了一地,紅酒暈染了桌布,傭人們在一邊看著,卻誰都不敢多說一句。

秦頌輕輕搖晃著自己手中的紅酒杯,飲了一口杯中的酒。

味道很好,很香醇。

“秦頌,總有一天,我會離開你的,到那個時候,請你不要糾纏我!”白牧憶說著,轉身準備回房間去。

“但愿你有那個能耐?!鼻仨灥吐暤恼f著,一雙眼睛微微瞇起,看著白牧憶。白牧憶再也沒有說話,而是快步的離開。

傭人們看著地上的餐具,又看看還在那里享用晚飯,視若無睹的秦頌,一時之間都不知道怎么辦才好了。

“收拾干凈?!鼻仨炚f著,將自己手中的刀叉優雅的放回盤中,似乎什么事也沒有發生過一樣。

得到了秦頌的命令,傭人們也敢靠近,將盤中的東西收拾好。

秦頌的盤中,牛肉被切的亂七八糟,這和他一向紳士的吃法顯然不符。

他的心亂掉了,是被白牧憶影響著亂掉的。

他沒辦法釋懷曾經的一切,也沒辦法讓白牧憶就此離開自己。

那個女人的一舉一動擾亂他的心弦,讓他無法釋懷。

小說《枕邊囚愛:高冷首席請放手》 第三章 回復 試讀結束。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