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的位置: 鄉村閱讀網 > 都市 > 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
《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最新章節 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常夏白明宇全文閱讀

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 風の魔法

主角:常夏白明宇
主角是常夏白明宇的小說是《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它的作者是風の魔法寫的一都市類小說,文中的都市故事凄美而純潔,文筆極佳,實力推薦。小說精彩段落試讀:一個人一生可以遇到多少人不得而知,但能留下多少人卻屈指可數。家人、朋友、戀人……我不知道我們是什么關....
狀態: 已完結 時間: 2020-04-11 08:13:45
在線閱讀 放入書架

掃描二維碼到手機閱讀

  • 章節預覽

常夏有一個爸爸,爸爸姓常。常夏有兩個媽媽,第一個姓夏,夏天的時候死了,第二個姓白,還活著……

換句話說,姓白的那個媽媽就是俗稱的——后媽。

和童話故事里的后媽不同,這個后媽很親切,對常夏很好??上СO臎]辦法把她當成親生媽媽那樣對待,尤其是見到她還帶著一個拖油瓶一起住進常家的時候,常夏當著這個比他小十歲,還不及他腰高卻把眼珠子瞪得比牛眼還大的小鬼的面,實在沒辦法管第二個媽媽叫媽媽。

到今天,常夏還是叫她——白阿姨。

小拖油瓶姓白名明宇,之所以沒改姓常是因為小明宇不肯,當然常夏也不肯,只是沒說出口。

總得來說,常夏對白阿姨沒有什么偏見,小明宇對常爸爸也沒什么意見,唯一不對盤的只有常夏和小明宇。也不知道是不是天生犯沖,兩個人總是起沖突,私底下沒少吵,在大人面前雖然不吵也來個大眼瞪小眼,你看我不對眼我看你也不順眼。

總而言之,他們一個是冰一個是火,難以相容。

很快常夏上了高中,為了讀書方便直接住校,見明宇的次數才少了,兩人之間的硝煙味也慢慢淡了下來。常夏難得回家一次,也許是明宇慢慢長大了又或許是常夏成熟了,難得在家的日子里兩人也各顧各的盡量不干涉對方,因此也再沒有吵過。

后來常夏考上了外地一所名牌大學,一走就是半年,明宇則因為上了小學強烈希望能有自己獨立的房間,所以原本那間屬于常夏和明宇共用的臥室漸漸成了小明宇專用的房間。當常夏接到父親的電話,被告知自己的房間已經重新裝修一番,如今換了個叫白明宇的主人后,常夏忽然有種不想回家的沖動。

家里已經沒有屬于自己的空間了,回不回去又有什么差別呢?

常夏很快就同意了學長的提議,一起搬出去租房子住。節假日也不太回家,只有過年的時候難得回去幾天,晚上也是在客廳的沙發上打鋪蓋,弄得倒像是家里的客人。和家人的感情也逐漸淡薄起來,慢慢變得有些生疏。

如果沒有那場突如其來的變故,常夏覺得自己可能會很自然的留在外地找份工作,然后在那個城市成家立業,像往年一樣只有過年的時候才拖家帶口的回家看看爸媽,自然而平淡的過完這輩子。

只可惜上天不肯給他安逸平靜的機會,當他拿著手機聽到電話那頭的聲音后,腦中勾畫著的屬于未來的藍圖就這么粉碎了,接連而來的是一片空白……

“常夏嗎?”

“誰?”

“……我是白明宇……”

“……什么事?”

“你回家一趟,爸媽出事了?!?/p>

“……”

“嘟——嘟——嘟——”

來不及問清楚那邊就把電話掛了,當常夏懷著忐忑的情緒趕到醫院的時候,面對的卻是兩具蓋著白布的尸體。

對方酒后駕車,爸媽成了事故的受害人,而那個司機卻只是很運氣的左手骨折。

當然……也不能說他運氣,畢竟事后的刑事附帶民事訴訟里有高達一百三十萬的賠償費等著他償還。

然而這一百三十萬卻無法填補兩個孩子失去親人的痛苦,雖然這兩個人中先到的那個紅著眼強忍著不哭,而遲來的那個卻木然地站在太平間門口,面無表情的聽著醫生和警察講述著事件的經過。

常夏的叔叔是律師,案件全權委托他來處理,甚至連葬禮和墓地都由叔叔幫忙操辦。在這幾天里常夏經常坐在父母的房間,一次一次翻看相冊,更多的時候卻在發呆。

直到白明宇站在常夏的身邊低聲問:“常夏……我們該怎么辦?”的時候,常夏才猛然清醒過來。

是??!他們該怎么辦呢?

自己已經二十四歲了,從法律意義上來說已經是個獨立的成年人了??砂酌饔畈攀臍q,作為未成年的他來說太需要一個監護人來照顧了。白阿姨只有一個年邁的母親遠在鄉下,根本沒有能力撫養明宇,而明宇的親生父親早已出國不知去向。剩下的……

常夏竟然想不到有什么人適合成為白明宇的監護人,一時間進退兩難。

看著白明宇那張明明害怕卻強忍著不肯哭的臉,常夏的心中忽然涌上一種責任感,這個只是戶籍意義上的弟弟卻讓他無法推開。

于是那一夜常夏也不知道是不是頭腦發熱,一把抱住了白明宇,低聲說:“沒事,有哥在,哥養你?!?/p>

然后白明宇哭了,在常夏懷里哭了一夜……

————

“明宇,起床了!”早晨六點多,常夏捏著白明宇的鼻子叫他起床。

白明宇拉著被子在被窩里翻騰了五分鐘,最終還是敵不過常夏再三拍被子的催促。

“哥~~我好困——”揉著眼,白明宇一步一拖的走進衛生間洗臉刷牙,邊刷邊在嘴里嘀嘀咕咕。說得自然是一些無意義的抱怨話,為的也就是發泄一下早起的不滿。

常夏早已習慣,坐在桌邊邊看報邊吃早餐。

“???又是煮雞蛋!”看到碗里那只光溜溜的白煮蛋后白明宇的眉毛眼睛鼻子基本就皺一塊兒了:“哥!我不要吃白煮蛋!”太難吃了,沒味道不說還容易噎人。

“不吃也得吃!”一天一杯牛奶和一天一只雞蛋是最低標準,全當藥吃也要硬塞下去。

所謂當家煮飯的最大,白明宇又一陣嘀咕,不甘不愿的把白煮蛋塞進嘴里。

理所當然的……又被蛋黃給噎到了。

“你怎么次次吃次次噎??!”常夏不禁懷疑白明宇是不是故意的,天天早上一個雞蛋,吃都吃習慣了,他怎么還會噎?

“噎呃!咕嚕咕?!硪徊粐N逡坏模ㄎ乙膊皇枪室獾模卑酌饔钸呌门D虥_下喉嚨里的雞蛋邊抱怨,他從小吃白煮蛋就容易噎,這毛病到現在都沒改掉。

“行了,別講話!”一說話噴得桌上又是牛奶又是蛋黃,臟得不行。

白明宇嘴巴翹得老高,一口一大塊的把氣全發泄在可憐的面包上。

天天雞蛋牛奶加面包!不知道的還以為他們是外國人呢!

每次看到常夏準備的早餐白明宇就會不自覺的想念起媽媽熬的白粥,早上吃粥加油條才是中國人的早餐??!可偏偏常夏說不營養,一定要他吃該死的白煮蛋。

“吃好了就快點上學去,快七點了!”高中上課不知道為什么那么早,也不怪白明宇抱怨,實在是早得讓人有些無語。每日光作業就做到半夜,一天絕對睡不足八小時就要爬起來讀書,沒人叫有幾個孩子能自覺起床的?

“???”白明宇望了墻上的掛鐘一眼,苦著臉說:“哥……你今天載我去好不好?”

“怎么了?”

“早自習,七點二十就要到校?!彼麄兗译x學校倒是不算太遠,但如果騎自行車去的話遲到就是必然的,這種情況下兩個輪子自然比不上四個輪子來得實在啦!

面對白明宇小狗一樣乞求的眼神,常夏放下手中的報紙長嘆一聲,套上外套說:“行了,走吧!”

“耶!謝謝哥!”白明宇一聲歡呼,抓過書包就沖出了家門。

“真是,當初不讓送的是你,現在求我送的還是你!”常夏邊搖頭邊鎖門,

車停在了學校附近的一個地下停車場,白明宇偷偷摸摸打開車門,賊頭賊腦的走了出去。

“下車就下車,搞得跟做賊似得像什么樣子!”常夏就見不得他這樣,鎖了車后一把提著他的后領讓他站直:“停車場不會有人看到的?!?/p>

白明宇抱著書包說:“我就是怕萬一??!被人知道我跟你一起來多不好?!?/p>

“有什么不好的?”兄弟倆一起出門還見不得人了?

“你要是別的學校的老師就沒啥不好了?!逼O木褪撬麄兏咧械睦蠋?,白明宇就是不想讓同學知道人氣值很高的常老師是他哥哥?!昂?!現在安全!哥,我先沖了!”說完一路就沖向校門,那速度絕對百米達標。

“唉!”常夏搖頭,拐個彎兒去附近便利店晃了一下,這才慢悠悠往學校走。

歷史老師就是這點好,不必像語文和英語老師那樣天天陪著學生早自習,也就不必每天比學生都要早到校了。

一上午的課下來,還沒到中午白明宇的肚子就很合作的開始了大合唱。早上兩片面包加三片火腿果然吃不飽。白明宇看著手機上的數字一秒一秒跳動,想著還有上午最后一節課,到底是現在沖去小賣部買個面包先填一下好呢還是忍到吃午飯好。但轉念又想到學校食堂那難以下咽的午飯,咬咬牙,百米沖刺就往小賣部跑。

“白明宇!上課鈴響了還在走道跑!”還沒等跑到小賣部,上課鈴就很不合作的響了起來。沒等白明宇猶豫是繼續沖向小賣部好還是扭頭***室好時就被人攔了下來。

一抬頭,臉色黑了一半!

被哪個老師抓包不好,偏偏被常夏抓住了。

“呃……常老師……”學校不好叫哥,白明宇在心中抱怨老天不開眼。

“往哪兒跑呢?你的教室在三樓?!?/p>

“呃……咕嚕嚕?!倍亲佑肋h是誠實的,白明宇白眼一翻,到嘴的話全都咽了下去。

“早飯沒吃飽?”

拜托!那么點量哪夠一個高中生從早上七點撐到中午十一點三刻的,早餓得前胸貼后背了。

“唉!”也不知道是不是幻覺,白明宇聽見常夏若有似無的一聲嘆息?!案襾??!?/p>

“???我還要上課……”

“行了,先跟我來?!?/p>

“哦……”反正已經遲到了,有常夏頂著就算被罵也不怕!

常夏把白明宇帶到辦公室,這會兒正是上課時間,整個辦公室只有常夏一個人。常夏拉開冰箱拿出一盒便利店買的壽司,放在微波爐里加熱,又給白明宇沖了一杯熱可可。

“不是吧!”拿著熱可可白明宇一頭黑線,他哥出了名不愛吃甜的,怎么會有熱可可這種東西出現在抽屜里?

“同事送的?!背O娜〕鰤鬯痉旁诎酌饔蠲媲罢f:“先吃吧!”

白明宇一口一個,嚼得痛快。

“是不是早飯量不夠?天天都熬不到中午?”

白明宇撓撓頭,在常夏追人的目光下坦白承認:“沒辦法,明明早上是吃飽的,可肚子到了第三節課就是會叫,我都懷疑是不是有蛔蟲?!?/p>

果然,大量用腦所消耗的能量的確不是一般的大,加上又是在生長期……

“明天開始早上給你做飯吧!”面包比米飯容易分解,也容易消化,更容易餓。

“???大清早吃飯?”有沒有搞錯,那哪吃得下??!

“嗯,早上吃飯可以熬久一些,你這樣老在課間買零食吃也不是辦法?!?/p>

“我沒買零食……”

“學校小賣部只有面包、泡面和茶葉蛋,你吃哪個?”當然還有一堆薯片餅干巧克力之類的零嘴。

呃……他對面包其實有點挑,因此小賣部的面包基本不考慮,至于茶葉蛋……所以他都是直接買泡面或薯片的,不用泡,直接放在嘴里嚼得嘎嘣脆響。

看著白明宇的臉色,常夏也知道他的答案,無奈道:“學校的午飯很難吃吧?”

提起午飯白明宇就有氣,翻了翻眼滿臉寫著:你也知道難吃??!

關于午飯問題,白明宇不止一次跟常夏提要去校外買著吃,可常夏就是不答應。

“哥……不,常老師!你又不是沒在食堂吃過,那味道你說怎么吃??!班里就我跟洪浩吃食堂的飯,他那叫沒辦法,我這算啥……”洪浩家庭條件不好,冬天的時候自己帶飯到學校,夏天的時候就只能勉強湊合相對便宜的食堂的飯菜了。

“其實教師的飯菜還行?!睂W校食堂分兩個灶,承包給老師做飯的那個和給學生做飯的那個完全是兩個標準的。

“切!萬惡的個體經濟!”

“什么?”

“沒……沒什么……”

“實在不行你拿我的卡去打飯吧?!?/p>

“那怎么行!”開什么玩笑,他白明宇如今讀到高二還沒人知道常夏是他哥靠得是什么?就是小心謹慎!光明正大拿著常夏的飯卡去教師窗口打飯?就算別人都知道他是常夏的弟弟他也做不出這種事好不好!

“那你真想在外面買著吃?”

“嗯!嗯!”大部分同學都是外面買著吃的,對此白明宇期待已久了。

“唉!”常夏又是一陣嘆息。他作為白明宇的監護人,不僅要關心他的生活更要注意他的飲食,尤其是現在正處于生長期的高中生,營養搭配尤為重要,這讓常夏不得不感嘆天下做母親的,養個孩子真是不容易??!

常夏之所以一直不肯讓白明宇出去吃午飯,主要就是覺得附近的很多飲食店都不干凈。學校食堂的東西是難吃了點,但至少在衛生方面很合格??沙隽藢W校,拐幾步就能看到一條小吃街,賣得東西百分之百就是賺學生錢的。什么炸雞薯條漢堡包、烤肉拉面麻辣燙,光看都倒胃口,也不知道為什么這些個學生們吃得那么高興。

“行了,下個月我給你錢你自己去買著吃,但要讓我知道你吃什么燒烤麻辣燙的話,以后天天壓你到這里吃飯!”

“是!謝謝哥~~”白明宇歡呼,喝完了最后一口可可問:“那我好去上課了伐?”

“上課?”常夏看了看時間:“都遲到二十分鐘了,你打算現在去?”

“呃……”現在進去課堂……那就是找死!

“這堂什么課?”

“……政治……”是他最討厭最想睡覺的課。

光看白明宇的臉就知道政治課基本都是用來補覺的,教政治的魯老師不止一次感嘆說他的政治課就是催眠課,開課不足五分鐘就有學生趴下了,十五分鐘內就能倒下一片,三十分鐘后基本就是在呼嚕聲的伴奏中度過的,也無怪學生次次答案那個成績都慘不忍睹。

政治課是門說重要很重要,說不重要其實也不太重要的課。學是必須要學的,分倒是占得比例不重,但太忽視也是很成問題的。而且說實話內容枯燥乏味,學生根本沒興趣學,現今就連成年人都很少有關心這方面內容的,何況是個孩子?

“你上回政治成績出來了吧?幾分?”

不要問比較好……

“聽魯老師說你們班及格的還不足一半,全年級分最低的就在你們班,分最高的那個也在你們班,真的假的?”

“呃……”的確如此,他們班的學習委員梁笑是個牛人,政治答案99分,嚇得全班眼珠子都掉地上了。另一個就是他們班出了名的小混混劉小天,政治答案拿1分,據說那一分是他從那張基本空白的考卷上唯一填寫的是非題里得來的,就白明宇看來,干脆交白卷算了,還填什么是非題??!

“你得幾分?”常夏笑,其實早就知道白明宇的成績了,就想聽他自己說說。

“47……”實在不是什么光彩的成績。

“選擇題的時候丟橡皮,是非題的時候全選叉,問答題亂侃一通對吧?”

“哥——你都知道了還問?!彼稣慰季硐騺矶际沁@么個套路的。

“還有語文和英語都是低分飛過,你就算是理科班的也不能那么無視這兩門吧?”語文和英語是必考課,白明宇就算理科成績再好可文科低成這樣也實在是太說不過去了。何況他這個當哥哥的雖然教的是高中歷史這門不是很重要的課程,但好歹也是文學系高材生,怎么輔導出來的弟弟文科成績那么慘烈?

“哥……”

“這個時候叫我常老師!”

“常老師……”噘嘴,再噘嘴,繼續噘嘴!

“唉!快下課了,先吃飯去吧!”摸摸白明宇的頭,常夏嘆口氣,帶著白明宇往食堂走。

白明宇一路上東看西看,不知道在看什么。

“怎么又賊頭賊腦的了?”

“我怕同學看到?!?/p>

“還沒下課呢,食堂沒人,怕什么?”

他這不是怕萬一被撞見了不好解釋嗎?算了,早點沖進食堂才是最安全的,學校食堂是學生基本不愿涉足的三大禁地之一。

常夏看著白明宇的背影,又是一陣嘆氣。

養這么個弟弟,真是頭發都白了。

捧著午飯走進教室,白明宇剛坐下死當張陽就湊了上來。

“牛啊明宇,魯老師的課你都敢逃?”教政治的魯老師不僅是政治老師還是教導主任,說實話雖然上課的時候學生們偷著睡覺,但還真沒人敢逃課。

“去,我是實在餓得沒辦法了出去買吃的了?!卑酌饔钏﹂_張陽壓在他頭頂的手問:“魯老師沒點名吧?”

“他老人家哪會做點名這種事??!”魯老師雖然板著臉上課,不過從來沒有上課點名這種習慣。

“那就好!”白明宇松口氣,打開飯盒。

“靠!明宇,你在哪家買的盒飯???這么豐盛?”見到白明宇的盒飯菜色,張陽忍不住感嘆。

“呃……我走挺遠的,過了小吃街呢……”他怎么敢說其實自己吃的是食堂的教師盒飯呢?

“你老哥不是不給你錢出去吃?”

“一頓飯的錢我還有吧!”

“這倒是,不跟你說了,我去買飯了?!?/p>

“去吧!去吧!”

送走了張陽,白明宇這才咬了口雞腿。肉剛進嘴就忍不住罵:靠!有沒有搞錯!學生窗口出來的雞腿吃起來像嚼蠟,怎么到了教師窗口出來的雞腿就色香味俱全了?也不帶這么差別待遇的!媽的,這卷心菜也好吃,豆腐也好吃,就連海帶都好吃!怪不得哥每天都去食堂打飯,學生要有這標準我也天天去!

擦擦嘴,丟掉空飯盒。

說實話這是他第一次吃光學校食堂做出來飯。要不是他實在沒臉拿著常夏的飯卡去打飯,他還真懶得跑去校外買午餐。

萬惡的個體承包制!

要承包干嘛還要分兩個灶頭!

分兩個灶還不待相互競爭的!

當老師的就是舒服,當學生的天天被老師虐不說還要被食堂的飯菜虐!氣死人了!

小說《兄友弟恭—留你在身邊》 1 VS 1——01 試讀結束。

最新小說

書友評價

編輯推薦

熱門小說

pk10技巧图